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跳躍年代

1.九九年,珠江邊
  
  珠江就在海珠橋的下麵
  九九年,我高中畢業
  落榜了,卻學會了戀愛
  一雙憂鬱深情的眼
  把身邊的他望得也低頭淺笑不語
  一雙無處擱放的手
  把江邊的鐵欄杆磨得光亮可鑒
  
  那時的愛情很簡單
  簡單到可以是一個定格的動漫
  看著他反復的兩三個動作:
  拾起一粒石頭
  揚臂,劃出一道瘦弱的弧線
  就看見江面,有一朵花兒盛開
  他說,我比那花兒還美
  
  其實有很多事情
  比看著他傻笑,看著他拋小石子更重要得多
  臂如,幫大橋上一個拾垃圾的老人推推車
  或者,把床下破了點口的鞋子
  拿給江邊一個佝僂著身子的婦人補補
  再或者,把手裏不多的幾兩銀子
  投資進某培訓學校,繼續我的文學作家夢
  
  九九年,應該有許多要做的事,等著我做的事
  可是,我卻什麼都沒來得及做
  就只會看著他叼著一只香煙
  偶爾說些動人的話語,我便深陷其中
  那些煙圈企圖把我和他緊緊的包裹
  而當更美的花兒盛開時
  我忘記了哭,只記得他離去的背影
  
  2.二OO一年,freeroom
  
  二OO一年,在14路公車站旁
  新開張了一個酒吧
  我只是坐車經過,鮮紅的英文招牌
  freeroom
  標榜著一些只在電影裏看到過的浪漫情節
  誰曾知道,那也是我渴望和他相遇的地方
  
  從進門的第一根石柱
  到角落的第五根
  所有的東西都噴上了紅漆
  一個鮮血淋漓的世界
  我忍住了呼吸,只聽見心碎的聲音
  這裏,兩年前曾經是屬於那些戀人們浪漫私語的西餐屋
  也是屬於我戀愛的地方
  
  3.二OO二年,啤酒
  
  習慣了流連於午夜的霓紅燈
  喜歡獨自推開freeroom的紅色大門
  要支啤酒,是黑啤,因為我只鍾情於黑色
  然後再往裏走,直至角落盡頭
  
  當新年的鐘聲敲響
  我獨自在冷清的馬路上行走
  忘記了自己是誰
  也忘記了曾經那樣深的愛過
  
  人行道的紅燈亮著
  我還是大步跨上去
  先聽到緊急?車的聲音
  接著是一個憤怒的男人的頭從車窗探出頭來
  我知道他想做什麼
  
  於是,我搶先一步
  我把左手的啤酒瓶子舉得老高,沖他晃晃
  新年快樂!
  他就什麼也不說
  朝我揮揮手,揚長而去
  
  4、二OO四年,再談一次戀愛
  
  一個男人
  用一杯九六年的加州葡萄酒
  他說,要和我談第一次戀愛
  我說,我已經是第二次了
  我說我的第一次,忘記了是誰
  他詫異的望著我
  
  我笑
  哭著笑
  他便一把將我擁進懷裏
  他說他要的就是
  這種貯藏了六年的味道
  我的腿開始麻木
  
  5.二OO五年,寫詩
  
  二OO五年,我迷戀上了網路
  在這個虛幻的世界裏,我像許多人一樣瘋了
  我把一些文字揉碎
  然後再用清涼的筆端塗一層防腐劑
  於是所有的往事就結成了冰
  我只想封存一種記憶
  
  當我走在大街上的時候
  卻有人戳著我的背脊,小聲說:
  這是一個瘋子
  我想我真的是瘋子
  當愛情再次走遠,只會用一些蒼白的文字作無病呻吟狀
  這樣居然就以為自己會寫詩了
  
  6.二OO八年,原來你也在這裏
  
  這些年,我活著,卑微的活著
  依然會想起那個深愛過的男子,依然會痛
  可是我喜歡讓自己痛,只有痛才能感覺自己還活著
  這些年,不停的在路上行走,不停的在途中奔忙
  也有頓足、放棄、迷茫、麻木、絕望、沉淪的時候
  卻從來沒有放棄過回憶
  
  直到你的出現
  我不知道怎樣描寫你的樣子,就如同我不知道怎樣描寫生命
  月光下,我痛飲瓊漿,散發放歌
  我又開始覺得疲乏了
  可是,心裏卻有個聲音在迴響
  是你,就是你
  
  你的笑容,仿佛月亮上最安靜的漣漪
  你讓我感覺到童話裏最甜蜜的距離
  那些因愛而生的疏離,修飾了掌心裏的記憶
  那許多沉默著的美麗,在彼此的眼波間棲息
  你說,哦,原來你也在這裏
  
  7.二OO九年,最浪漫的事ing……
  
  打開思念的風景
  象一滴露水般透明
  輕輕劃過夜的孤寂
  落在眼角折射出你的姓名
  你說,最浪漫的事就是陪我一起慢慢變老
  
  ing……  
返回列表